位置提示:華聲在線 > 快遞國內 > 湘江副刊 > 正文
中秋在吉慶
2019-09-13 15:04:14 [來源:湖南日報]     [作者:[作者:李健]]     [責任編輯:[責編:張笑]]      字體:【快遞國內】

中秋在吉慶

李健

一些朋友問我,中秋在哪裏,我説在吉慶。

我真的在吉慶和幾個朋友一起。月是故鄉的圓。好久沒看到故鄉的月亮了,有些想了。一臨近中秋,我就在琢磨,幾天的假期呢,回吉慶去吧。到那裏去,享用一個人的中秋。我不害怕。至少,有熟悉的家鄉做底,隨便做點事就可以歡度這個團圓的日子。

首先,在新化縣城看了父母,父親的身體明顯地在垮,全是骨頭,風車一般,讓我見證了歲月的力量。父親老了。他的身體並無大的器質性病變,只是風濕痛,行動不便,極少下樓,就像一棵樹在乾枯。荒廢了好些年,幸好我的中醫底子還在,給他把脈開了藥方,他很開心,聊了一些家事。我回家沒有買禮物的習慣,給了老人頭,讓他們去弄點自己喜歡的。我給的並不多,很寒酸,給時有些愧疚,説不出口。但老人很滿足,其實他們看到我就很滿足了。

然後,我就去了吉慶,悄悄去的,沒告訴任何人。

我不知我要去吉慶做什麼,這個叫吉慶的山地,到底給了我什麼。不時有些狗們在路上嬉戲打鬧,田野裏還見一些農人收割稻穀,打過的稻草一排排的,就如列隊出征的士兵。秋陽照着,那些碼起的稻草垛子,就像古舊的城堡,裝滿秋天的故事。田裏的禾根高高低低,曾是稻穀生長的地方,我心裏彷彿堆起一座座成山的穀子。

屋下的那條小溪流,變得很細很瘦。我記得是有很多漏洞的,我把那些漏洞捅開,用石頭和泥巴築成一條長長的牆,水流就全都圍進了洞穴。下游就幹了。失了水,螃蟹、泥鰍、小魚之類的水族,亂成了一團糟。這個時候,我就像是抓死的。這是我兒時常乾的事。我又像迴歸到了兒時的路途上。

入夜,隨便約幾個人,在屋外的草坪上擺置一張桌子,坐着喝茶,回溯一些舊事。圓月升在天邊,像一個大大的餅子,山地的夜蟲就像歌坊的唱手,引誘那個高高在上的月餅。桂花的香味飄來蕩去。

我不要月餅。

吉慶,我的故鄉,安適而又有趣。我的心放在那裏。

今日論點
深讀
經濟視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