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提示:華聲在線 > 快遞國內 > 湘江副刊 > 正文
小山與大山
2019-10-11 12:12:30 [來源:湖南日報]     [作者:]     [責任編輯:[責編:萬枝典]]      字體:【快遞國內】

譚談

我們站立在旁海的一片平地上,面對一座石山。坦率地説,如果是在我們湘西的崇山峻嶺間,面前的這處高地,怎能算“山”啊?它只不過是大山間的一處石崖。區區八十多米,僅僅是一幢二十幾層樓房的高度。然而,在這裏,在面前這片平平的土地上,猛然聳立出八十多米的石崖來,你不得不從心裏承認,它是山,是一座堅硬的、厚實的山啊!

古人云:山不在高,有仙則靈。什麼是仙?仙是文化,是山的精神內核,是山外的山!

面前的這座山,是一座有精神內核的山,是一座有美麗傳説的山。這傳説裏,寄託着人們美好的道德追求……

相傳,好多好多年前,這海邊,居住着一個幸福的家庭。丈夫有一手釀酒打的好手藝,白天出海打漁,晚上在家釀酒。妻子在家織布補網。一家人生活十分殷實。他們的兒子也非常聰明懂事,讀書特別用功。然而,有一天,丈夫駕船出海打漁,海上突然狂風大作,巨浪滔天……災難降臨到了這個家庭,丈夫從此再也沒有歸來。雨過風停之後,海浪送回來的,是幾塊打碎的船板……

禍從天降!妻子面對大海,呼喚着丈夫,在心中默默地對丈夫説:就是砸碎骨頭熬成油,我也把我們的兒子養大,培養成才。

從此,她擔起了父親和母親的雙重責任,也接過了丈夫釀酒的手藝,日夜勞作。父親去世後,兒子越發用功苦讀。轉眼十年過去,迎來了朝廷大比之年。已學得滿腹經綸的兒子,進京趕考了。母親送兒子上船,一再叮囑:兒啊,考完後就趕快回來啊!兒子連連點頭:娘,你在家要好好保重自己呀!

兒去了。一天又一天,一月又一月,一年又一年……再也沒有回來。每天,母親來到這裏,面對大海張望。只有不盡的海浪,向她湧來……

某一天,人們發現,這位望兒的母親不見了,她的身軀化作了一座山,永遠地聳立在大海邊了。

這個美麗的傳説,也是一座山,一座無形的山,一座母愛的大山,滋養着這片土地,愛撫着一代一代後人。

站在山前,我細細地觀看,面前的一處高崖,是山,但它更是一個雕塑。她的形態,極像是一位立在海邊,眺望大海,盼兒歸來的老婦人。今天的人們,在這雕塑般的石山下,建起了一個慈母廣場,立起了一個慈母雕塑,旨在弘揚母愛文化……

“登不登山呀?山不高,但很陡。”有人問。

“登!登!”大家異口同聲地答。

於是,大家邁開腳步就朝前走了。

走過一段坡道,拐過幾個彎後,在前頭領路的當地姑娘站住了。她手一伸,往右邊指去。我們朝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一個絕妙的景緻出現在面前。山腰間,獨立着一塊石頭,活靈活現是一個挽着髮結的老母親的頭像。姑娘説,風大時,那石頭還晃動,但不會掉下來。大自然,是一位高超的藝術家啊!

這山,全是花崗岩。路,也都是從花崗岩上鑿出來的。石級因勢而鑿,高矮不一。有幾處地方極陡,只能雙手攀巖而上。剛上山的幾級石級上,刻有兩排腳印,一大一小。這裏,被人們取名步母石。意在母親帶着兒子邁出人生的腳步。

大山最美在高處。一番登攀之後,累出了一身熱汗。這不高但很陡峭的山,終於被我們踩到了腳下。環顧周圍,我們這一羣人中,最早到達山頂的,竟是四個白髮翁。我們四位老漢,於是開心地以勝利者的姿態,坐在山頂的岩石上,來了一張合影!

當地人説,早先,這座山,緊挨着大海。山下,是壯闊的海面,有不盡的海浪撲來。如今,大海後退到十里以外。山下,是一片錯落有致的樓房,駐紮下了一個一個家庭。不知有多少位母親傍着這位偉大的母親而居,接受着這位母親大海一樣母愛的滋潤,傳承着這種偉大的母愛精神。

山下不遠處,有一個遠近知名的企業。他們在傳承着當年那對夫妻的釀酒技藝,生產着白酒以及各種果酒。酒名,就取這山名:望兒山。

望兒山酒業的酒博物館,特地設有一個“媽媽味道”館。走進這個館裏,一種母親的温暖,一種兒時的回憶,就撲面而來。陳設在館裏的每一件舊物,都讓你感到特別的親切,特別的温馨。看到那些母親們用來補襪子、納鞋底的小用具,油燈下,老母親埋頭為兒女做鞋補襪的情景,就猛地來到了自己面前……此時此刻,那首熟悉的詩歌,就會響起在你的耳邊:慈母手中線,遊子身上衣……

慈母廣場裏,一幅標語赫然在目: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。此時,我心中突然怦地一動:祖國,不也是母親?她是我們十三億中華兒女的母親啊!

望兒山,山外有山,有一座偉大母愛的精神之山!

望兒山,山後有山,那就是偉大祖國那座巍峨的大山!

今日論點
深讀
經濟視野